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人物】平井一夫:微笑的索尼信徒

平井一夫既成就了索尼,也成就了自己,現在終于功成身退。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彭新

編輯 | 宋佳楠

1

索尼的“平井”時代正式落幕。

6月18日,日本東京,索尼在其第102次股東大會上宣布了一份長長的高管任命名單,涉及董事會主席、副主席、任命/薪酬/審計委員會主席、委員會成員及執行副總裁職位以上的高管。

網友所熟知的“姨夫”平井一夫不在其中。這也意味著,現年58歲的平井一夫正式卸任索尼集團總裁,告別了自己35年的索尼職業生涯。

平井一夫為這家老牌消費電子企業的發展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他在日本出生,受歐美教育。以海外市場起步,發軔于娛樂事業,在與微軟、任天堂的爭斗中,挽狂瀾于既倒。執掌帥印后,在工程師文化濃厚的索尼內部,被長期視為局外人和異類,但最終帶領大船實現轉向,成為索尼“中興之主”。

《日經商業周刊》報道的一些數字,可以反映平井一夫任職索尼期間所做的貢獻:過去5年,索尼人均產值從1300萬日元增長到2000萬日元,產品庫存的天數也從40天降至31天。索尼正從追求銷量與規模思維,轉向“感動”至上的高附加價值路線。截至2019年3月底,索尼的現金存款及現金等價物達到1.47萬億日元。

作為新的繼任者,吉田憲一郎在一份聲明中強調:“自2013年12月起,平井君和我一直共同致力于對管理層進行改革,雖然他將從會長職位和董事會中退休,但我們期待他對索尼管理層高層的后續支持,以及在多元化業務上的扶持。”未來,平井一夫將以高級顧問身份繼續為索尼服務,對公司的重大決策提出建議。

平井一夫既成就了索尼,也成就了自己,現在終于功成身退。

從“入學”到“畢業”

在崇尚工程師文化的索尼內部,平井一夫的存在堪稱特例:他具有西方教育背景,既非來自電子部門,也不是工程師。日本經濟新聞編輯委員西條都夫曾斷言,“像平井這樣有個性的經營者在索尼應該不存在”。

他不像很多日本企業管理者那般嚴肅,性格外向。面對公眾,特別是索尼用戶,他常?;嵴孤侗曛拘緣奈⑿?,讓人感到親和又不失威嚴。

但在私下,處于日常工作狀態的平井一夫多了些嚴肅,擁有強大的氣場,是那種會讓身邊人能立馬緊張起來的領導。如果和他近距離接觸,你會發現他是屬于那種對穿衣打扮頗為在意的精英時尚人群,對自己有著很高的要求,很好地詮釋了索尼的精致氣息。

平井一夫自大學畢業便加入索尼工作,從年輕的少不更事到統領索尼“大軍”,度過了他人生最“動蕩”、也最精彩的年華。

他自幼便與索尼品牌結下不解之緣。平井一家從祖父輩開始便是索尼家電的忠實用戶。1970年代,平井在多倫多讀中學時,曾經每天清晨兼差送報,只為存錢買一臺索尼錄音機。直到今日,他的家中幾乎清一色都是使用索尼電器。也因此,他常常對人說起加入索尼第一年的回憶無比美好。

得益于父親銀行家的身份,平井一夫在美國、加拿大長大,具有開闊的國際視野。1984年,他加入當時由CBS與索尼共同成立的合資企業(現索尼音樂娛樂),1995年加入索尼計算機娛樂事業部門,擔任有“PlayStation之父”之稱的久多良木?。↘en Kutaragi)副手多年,并協助索尼在美國成立游戲部門。

2007年,久多良木健退休后,平井一夫便接任計算機娛樂部門負責人。當時該部門已連續虧損4年,扭虧壓力巨大。由于索尼此前堅持支持藍光光盤格式并自行研發游戲機芯片,致使索尼的PS3游戲機推出的時間整整比微軟Xbox 360晚了一年,售價又是任天堂Wii游戲機的兩倍。

平井一夫決定改變游戲部門的銷售策略,強調PS3與其他游戲機的差異,堅持以軟件作為核心,大力發展PS系列在游戲界的話語權,充分展示了自身游戲開發的實力。最終,PS3的累計銷量反超Xbox 360,而平井一夫帶領該業務部轉虧為盈,讓PS系列主機及游戲軟件逐漸成為索尼的現金牛。

平井一夫在游戲產品領域取得的成功,讓他成為集團內備受矚目的紅人。很快,2009年他被任命為索尼公司的執行副總裁,負責網絡產品與服務集團,開始參與整個公司的運營和決策。

2012年,平井一夫更是接替美國人霍華德·斯金格,一躍成為索尼集團總裁兼首席執行官。

平井一夫執掌索尼第一年,公司便實現了五年來的首次盈利,走出了虧損泥潭。而在2017年10月31日,索尼披露其將在2018年3月結束財年時創下歷史新高營業利潤。這也是索尼近20年來第一次公布創紀錄財報,也為平井一夫從索尼“畢業”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績單。

毀譽參半的“One Sony”

但平井一夫的索尼生涯并非一帆風順。

擁有73年發展歷史的索尼有著根深蒂固的電子消費品基因。也因此,平井一夫早期在海外參與的游戲業務,在當時的索尼內部被認為是非核心業務。即便擔任總裁后,平井一夫也不時被外界批評“不懂電子”。

曾經的索尼一切都得心應手:憑借時尚、高端的電視、隨身聽、游戲機等硬件產品贏得大量擁躉者,收獲了一大批“索粉”;同時通過推廣專有技術格式與標準牢牢控制市場。但蘋果、三星等美韓企業發起的激烈攻勢,以及來自中國電子消費品廠商的競爭,讓眾多包括索尼、松下和夏普等在內的傳統日本老牌公司受到強烈沖擊?!毒醚恕吠臣葡允?,2000年至2012年的12年間,日本五大消費電子公司累計損失了三分之二市值。

平井一夫和索尼也不得不走下神壇。

源于對技術趨勢的一系列誤判,在數字隨身聽領域,索尼主推的CD和MD被MP3和iPod替代,記憶棒被SD卡打敗,藍光光盤贏得光盤格式之爭。緊接著,娛樂介質的互聯網時代迅速來臨,讓這些競爭變得索然無味。

另一方面,由于索尼業務過于龐雜,涉及金融、醫療、音樂、手機等諸多領域,各部門資源難于協同運用,每個業務線獨立發展,單打獨斗。為了對抗iPad,索尼不同部門曾推出4款產品,但彼此互不支持。再加上全球經濟衰退,索尼陷入了長達十多年的持續下滑。

電子消費品的潰敗,迫使索尼開始轉變經營策略,步入漫長的轉型軌道。

但現實往往比想象中的更殘酷。2008年全球金融?;聰?,致使索尼2009年財報出現斷崖式下降,直接從歷史最高轉為虧損。作為應對策略,平井一夫嘗試通過重組、減少產品線來削減成本,但收效甚微。

未料,2011年初的日本311大地震又給了索尼沉重一擊。2012年,索尼錄得較前一財年4500億日元巨額年度虧損。那時的索尼,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澄清各種“倒閉”、“破產”傳聞。

為了凝聚分散的業務,將內部各組織、各部門擰成一股繩,平井一夫提出了“One Sony(一個索尼)”概念,要求各業務板塊協同,將硬件核心領域向影像、游戲和移動三個方向轉移,重點發展PlayStation游戲業務。

這樣一來,硬件業務對索尼而言不再是優先項:索尼先后出售個人計算機業務及電池業務,并將電視及視聽裝置事業分拆為子公司。2013年左右,索尼電視業務一直處于虧損狀態,銷量腰斬至僅僅1000多萬臺,直到三年后才實現扭虧。2014年,索尼和松下分拆旗下OLED面板生產業務,并將其注入新公司JOLED。

業務整合與裁撤成為平井一夫改變索尼的關鍵詞,并延續至今。索尼旗下的電視和音響相關業務,在今年初宣布合并為家庭娛樂和音響部門,但隨后又與相機及手機部門整合在一起。其原來的主管高木一郎,則在新的“電子裝置與解決方案”部門擔任石冢茂樹(電子產品及解決方案業務執行官)的副手。

至于該動向對于目前索尼的手機業務發展會帶來什么改變,目前仍有待觀察。索尼手機部門也并未透露未來的新計劃。

游戲業務成為目前索尼營收(占比27%)和利潤(占比34%)的支柱。憑借《蜘蛛俠》《戰神》等熱門作品,以及付費會員服務,索尼游戲業務利潤穩定。不過,未來主機游戲或將面臨云游戲的威脅,給索尼在游戲娛樂業務的遠景蒙上了一層陰影。

但“One Sony”并非沒有遺憾。與愛立信合資成立的索尼愛立信手機曾經一度成為市場占有率第四高的品牌。但在智能手機時代,索尼生生被拉了下來。

被寄予厚望的索尼內部協業務同,在索尼手機上卻展示出令人尷尬的失敗。過去索尼始終將手機視為所有產品技術聚合中心,但部門之間的協作問題也未能讓手機性能達到最佳效果。

同時,平井一夫化繁為簡的策略曾受到很多高層質疑,包括副董事長伊庭保,他曾公開批評平井一夫放棄索尼專注工程師文化的傳統,只重視降低成本,讓創新精神逐漸下降。日本《周刊文春》引述某知名銀行管理人員的分析指出,索尼“復活”主要是依托削減業務和裁員,在金融上有穩定的收益基礎支撐,但現在的索尼不再是那個能夠席卷電子業的“世界的索尼”。

索尼何去何從?

盡管索尼的昔日輝煌不再,但平井一夫還是為接棒者吉田憲一郎留下了一份不錯的資產。

索尼最新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3月的2018財年,索尼營收8.67萬億日元(約合781.4億美元),同比上漲1.4%;凈利潤9163億日元(約合82.6億美元),同比增長86.7%。旗下游戲、音樂、金融、半導體占利潤大頭,手機業務延續虧損。同時,索尼的現金及資產達到1.47萬億日元。

這并不意味著索尼可以高枕無憂。

由于手機市場競爭激烈,投資人多次呼吁索尼裁撤持續虧損的手機業務,并將半導體部門拆分。不可否認,平井一夫時代的索尼,尚未培育出更具增長性的新業務。

相比其他日本企業,索尼的轉型備受關注,壓力巨大?!度氈揪瞇攣擰吩纜?,如果索尼是因業績穩定而感到滿足的“普通公司”,將難以持續吸引人才。為了重振充滿創新的索尼,培育新一代領導人的時間并不多了。

5月21日,吉田憲一郎公布了索尼2019年經營方針。按照他的計劃,索尼將強化消費電子和內容IP,增強各業務線之間的協同,保持公司在硬件和圖像傳感器的市場優勢地位,并在2020年前對圖像傳感器等設備投資1.2億日元。

吉田憲一郎曾對《紐約時報》表示,索尼也將強化自身的娛樂屬性,音樂、游戲和電影業務是三項獨立運營的娛樂業務,現在是時候要把這三項業務結合在一起進行發展。

至于硬件業務,索尼將其作為與消費者直接溝通的渠道,強調“感動”的價值,進而使消費者使用或創造更多內容,強化索尼品牌。正如平井一夫所言:“競爭對手急速追趕的同時,如果說我們有什么差異化,那就是感性價值。”

但未來的索尼將逐漸淡化平井一夫的色彩,正式迎來吉田憲一郎時代。

4月19日深圳舉辦的索尼魅力賞上,時任索尼董事長平井一夫談到了自己的退休生活。他表示過去一段時間曾接到其他公司的邀請,但他堅決地拒絕了。未來,離開索尼后的他將和一些機構專注兒童相關事業。

“我就要從索尼‘畢業’了。但我仍將是一名Devoted、Committed、Passionate的索粉!”平井一夫微笑著表示。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17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