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海水稻迎關鍵之年:試產面積翻倍,覆蓋多個省份

根據計劃,今年海水稻的種植測試面積將從1萬畝擴大至近2萬畝,覆蓋新疆、黑龍江、浙江、山東、陜西、河南等多個省份,屆時將篩選出真正高產的耐鹽堿水稻品種,在我國大面積的鹽堿地上進行種植。

圖片來源: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

記者 | 牛其昌

去年曾創下理論畝產669.24公斤的海水稻,在2019年的“芒種”時節迎來了插秧試種的第三個年頭。根據計劃,今年海水稻的種植測試面積將從1萬畝擴大至近2萬畝,覆蓋新疆、黑龍江、浙江、山東、陜西、河南等多個省份。

通過推廣種植海水稻,讓億畝荒灘變糧倉,一直是中國工程院院士、“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期望。按照他此前提出的目標,如果我國能發展1億畝鹽堿地種植水稻,畝產達300公斤,可增加總產300億公斤,對保障我國糧食安全的作用不可估量。

“海水稻”是耐鹽堿水稻的的形象化稱呼,是指能在鹽堿地、灘涂等高含鹽量的土地上鹽堿地生長的特殊水稻。此前,在世界上很多地區都曾發現具有較強耐鹽堿能力的野生水稻品系,在我國沿海的一些河口地區,也有發現,但這些野生品系,并不具備農業生產價值。

公開資料顯示,我國針對海水稻的培育始于1986年,相關科研人員做了大量基礎工作。2017年3月,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牽頭,聯合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與國內18家研究機構與企業聯合成立“國家耐鹽堿水稻區試聯合體”,建立區試工作組,確定設立“北方中早粳晚熟組”、“黃淮粳稻組”與“南方沿海秈稻組”等三大組別,開展耐鹽堿水稻品種試驗工作。

2017年9月28日,由袁隆平領銜的技術團隊培育出的第一批海水稻,在位于青島市李滄區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的海水稻田實地測產,結果最高畝產達620.95公斤。

袁隆平在2018年國家耐鹽堿水稻區試啟動會上曾表示,我國有十幾億畝鹽堿地,其中有1-2億畝能種上海水稻,如果按照最低要求畝產300公斤來計算,就能多產300億公斤糧食。“300億公斤稻谷是什么概念呢?這相當于湖南省全年的糧食總產量,要知道湖南作為一個糧食大省,每年包括水稻、玉米、小麥等作物的產量加起來是300億公斤。這300億公斤除了供應本省的人口之外,多余的還用來出口。初步算下來可以多養活8000萬人口,比法國的人口還要多。”

2019年6月6日,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區試負責人張書艮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今年的插秧是海水稻研發中心插秧試種的第三個年頭,通過前兩年的試種,研發中心篩選出了一批具有較高耐鹽堿特性的水稻種植品系,究竟能不能經得起檢驗,今年將迎來關鍵之年。

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去年首次在青島城陽上馬、新疆喀什、延安南泥灣、黑龍江大慶、浙江溫州和山東東營五大主要類型鹽堿地上進行大范圍試種,上述地區分別代表了新疆的干旱半干旱鹽堿地、東北的蘇打凍土鹽堿地、環渤海鹽堿地、濱海小流域鹽堿地、東南沿海新生鹽堿地以及次生鹽堿和退化耕地,基本實現了對我國主要鹽堿地類型的覆蓋。通過結合四維改良法對鹽堿地進行稻作改良示范,海水稻首次大范圍測產測得編號1803的海水稻材料理論測產產量達到669.24公斤,標志著耐鹽堿水稻在這些鹽堿地上試種取得初步成功。

“今年海水稻的試驗基地已達9個,覆蓋新疆、黑龍江、浙江、山東、陜西、河南等省份,規劃示范種植面積近兩萬畝。其中,在城陽上馬稻作改良基地今年種植1000畝左右,規劃年內再完成周邊3000畝鹽堿地的土地整理。”張書艮表示,研發中心將對400多份小材料進行測試,同時考察近40個的主力材料品種大田種植表現,如YC0045、YC1903,YC1909 等,大田種植最低產量目標是300公斤,希望能出現一兩個達到400公斤甚至500公斤的品種。

以新疆喀什岳普湖縣為例,該地區地處喀什噶爾平原東端,塔克拉瑪干大沙漠的西緣,縣內分布有大量鹽堿土地,一直無法用于農業生產。而海水稻的試種成功,讓這里看到了荒漠變良田的希望。

“在過去,這里還是一片戈壁灘,不遠處還能清晰地看到一個個的小沙包。我們全鄉鹽堿地約有1.5萬畝,部分地區含鹽度在1.7%以上,屬于重度鹽堿地,完全無法種植農作物。”岳普湖縣巴以阿瓦提鄉鄉長阿里木江表示,今年是該地區試種海水稻的第二年,去年試種了80畝,最高畝產達549公斤,遠超預期產量。在此基礎上,今年當地將試種規模擴大為300畝。

據了解,海水稻的生長還有改良土壤、降低鹽堿的效果,由于新疆鹽堿土地面積大,受不同程度鹽漬化危害的耕地約2000萬畝,占全區總耕地的30%,海水稻在新疆改造鹽堿地的前景廣闊。

作為“新鮮事物”的海水稻,也曾一度引發業界質疑。2018年7月,發表在科技日報的《“海水稻”名不符實 專家指出大規模發展灘涂種植缺乏現實性》一文指出,我國著名水稻栽培專家凌啟鴻發表在《中國稻米》的《鹽堿地種稻有關問題的討論》中提到,“海水灌溉種稻事實上不存在,‘海水稻’是名不符實的偽命題。‘海水稻’的名稱,過分夸大了耐鹽育種的作用,忽視了引淡水灌溉的基礎作用,會引起誤導。”

此外,文章還質疑,“對發展鹽堿地種稻,切不可因有了‘海水稻’而過分樂觀。上億畝大規模發展的灘涂種稻,是一個長期的理想目標,缺乏現實性。”

面對質疑,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常務副主任張國棟曾對界面新聞獨家回應稱,質疑海水稻名不符實的文章觀點有失偏頗,并沒有對其目前的研究成果深入了解,還停留在早期海水稻育種研發的階段。如今,通過四維改良法等配套措施,可以因地制宜解決海水稻種植中遇到的水土問題。

針對凌啟鴻在上述文章中指出“實現灘涂鹽堿地開發種稻,必須以建設長距離輸送淡水灌溉工程為基礎,淡水需求量巨大,工程巨大,時間長”觀點,張國棟表示,經過選育的海水稻品種具有耐鹽堿性,可以就地利用很多傳統農業灌溉不能用的水,并不需要通過遠距離輸送淡水跟海水進行調配。如新疆岳普湖地區,改試驗區使用的灌溉用水都是就地取材,含鹽量在0.2%-0.3%左右。

張國棟強調,為保障水稻整個生育期環境的可控,海水研發稻中心在試種基地采取四維改良法的解決方案,通過四維改良法的配套措施,多技術結合,因地制宜的解決水土問題。“今年海水稻團隊將進一步對技術體系、種植體系進行標準化制定,降低實施與種植成本,下半年將對完成區試試驗表現穩定、品質優良的水稻材料品種開展品種審定,篩選出真正高產的耐鹽堿水稻品種,有望在我國的大面積的鹽堿地上進行種植。”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18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