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90億噸塑料制品僅9%被回收利用:塑料垃圾有多少環境成本?

塑料并非我們的“敵人”,它可以提供便捷的生活方式,而關鍵的問題在于是否得到有效的回收利用,以及如何防止這些塑料進入環境。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王學琛

塑料,這個作為科技之光出現在人類世界中的發明,在諸多環保主義者眼里正淪為環保災難。

“全球90億噸的塑料制品中,只有9%被回收利用,這個數字是觸目驚心的。”在2019年6月6日的論壇上,中國循環經濟協會會長祝興祥表示。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近期發布《通過問責制解決塑料問題》報告稱,除非在塑料廢棄物的管理方式上做出重大改變,否則到2030年,可能再有1.04億噸塑料進入生態系統。全球塑料體系預計將導致地球上的塑料污染量翻倍,其中受沖擊最嚴重的就是海洋。

無處不在的微塑料污染:每人每年至少吃掉50,000顆塑料微粒

根據此報告,塑料回收管理不完善,已經對野生動植物和生態系統造成破壞性影響。超過270種物種因塑料纏繞而受害,已發現超過240種物種誤食塑料。而每年人類和動物繼續從食物和飲用水中吃下塑料到底會有什么影響,目前仍然知。

在被發明的100年后,塑料從科技之光淪為環保災難。1902年,奧地利科學家馬克斯·舒施尼在實驗室中發明了塑料袋。這在當時無異于一場科技革命,塑料以質輕、耐磨耗等綜合性能高的優勢被廣泛應用到各領域,風靡世界各個角落。

而在2002年,英國《衛報》評選出“人類史上最糟糕的發明”,其中包括塑料袋。研究認為,塑料產品由于物理化學結構穩定、在自然環境中可能數十至數百年不會被分解。

這些塑料有的被掩埋在全球數以萬計的垃圾填埋場,有的經過焚燒重新返回至大氣中,有的進入到海洋。

英國海洋生物學會于2019年4月發布一項研究表示,1957年至2016年間,北大西洋的塑料垃圾數量顯著增加,特別是塑料袋、繩索、漁網等較大的塑料垃圾數量上升明顯,并且這一趨勢未來有可能會延續下去。

無法忽視的事實是,海洋塑料垃圾大多來源于陸地上的人類活動。海洋?;ば幔∣cean Conservancy)的數據顯示,陸地活動(如管理不當的農業徑流和未經處理的污水)占了海洋塑料污染的80%以上,另外有不到20%來自于漁業和船舶等海洋活動。

這些塑料到海洋中,在海浪和陽光的作用下被打碎、分解,直至最終變成直徑不超過5毫米的塑料顆粒。它們不會立即導致死亡,但可以進入各種海洋生物體內,然后沿食物鏈不斷向上積累。眾多研究證實了微塑料在海洋環境和生物體中的大量和廣泛存在。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華東師范大學河口海岸學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海洋塑料研究中心主任李道季告訴界面新聞,此類塑料顆粒進入人體會產生何種不良影響,目前并無任何研究結論。

不過,海洋微塑料正受到全球科學家、環保主義者和各地政府的關注。李道季的研究團隊正致力于微塑料的研究,在長江口通過研究河水中的塑料微粒,以確定微塑料的監測與鑒定,從而為決策者提供有效管理塑料垃圾的數據。

“目前并沒有足夠的數據證明中國是否是往海洋排放垃圾最多的國家。”李道季說,但推行垃圾分類、減少塑料進入環境仍需要引起重視。

事實上,為了減少“白色污染”,中國早在2008年就開始實施限塑令,出臺了相關的實施方案和指導意見,各地方政府也根據自身條件開展相應的限塑、禁塑工作。近幾年,中國政府同樣做出諸多努力,包括通過“河長制”防止垃圾圍河,禁止進口包括塑料在內的多種“洋垃圾”。

限塑令也并非如同傳言一樣毫無效果,不過,它的效果主要局限于超市購物袋等正規商品零售場所的塑料袋使用量。而在另一方面,網絡購物與食物外賣等新的消費習慣已滲透至生活各個領域,也產生更多環境成本。

這些塑料垃圾產生量往往驚人:根據國家郵政局發布的《2017中國快遞領域綠色包裝發展現狀及趨勢報告》,2016年,全國快遞共消耗約32億條編織袋、147億個塑料袋、37億個包裝箱以及3.3億卷膠帶。

外賣產生的塑料垃圾同樣如此。國際期刊《資源節約與循環利用》(Resources, Conservation and Recycling)2018年3月的一篇文章顯示,2017年中國的在線外賣業務產生了160萬噸包裝垃圾,是2015年前的九倍。其中包括120萬噸塑料盒、17.5萬噸一次性筷子、16.4萬噸塑料袋和4.4萬噸塑料勺。

即使得知外賣包裝會污染環境,對于現代人而言,放棄便利仍然很難。

27歲的張瑤是一名在北京市朝陽區工作的影視工作者,她表示,“已經完全適應了點外賣的生活,哪怕知道會產生塑料垃圾。除非有更強制性的措施,比如外賣包裝價格比食物還要貴。”

挪威奧斯陸水研究所的林巖同樣表示,短期最有效的方式是增加流通環節的成本 。“在北歐一些國家一次性飲料瓶都是有押金的,回收后可以退錢,使大家丟棄的成本增加。如果覺得比較麻煩丟掉,也會有拾荒者去收集退錢。”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塑料并非我們的’敵人’,它可以提供便捷的生活方式,而關鍵的問題在于,是否得到有效的回收利用,以及如何防止這些塑料進入環境。”李道季告訴界面新聞,源頭減塑與末端分類成為兩種可以推行的方式。

作為有效回收的前置條件,垃圾分類在中國正自上而下得到重視。不過,真正實現分類仍有很長的路要走。根據生態環境部2019年5月底公布的《公民生態環境行為調查報告(2019)》,在垃圾分類方面,公眾的認知與行為存在諸多差異——超九成受訪者認可垃圾分類的重要性,但僅三成認為自身在垃圾分類方面做得“非常好”或“比較好”。

更多的關注點同樣聚焦于生產者責任。“對于企業而言總會有不同的選擇。你可以選擇用塑料,也可以選擇其他可能環境更友好的材料,比如可降解或者可以重復使用的材料。”林巖說。

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飲用吸管生產企業之一,義烏市雙童日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長樓仲平表示,早在2005年,它們已經用玉米淀粉做的生物質可降解吸管,近些年也研發了用食品接觸類紙漿做的紙吸管。不過,目前可降解的吸管更多來自于國外。

“我們常常把塑料消耗量大歸咎于消費主義,但消費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生產者在推波助瀾。很多廣告實際上在鼓勵大家去消費一次性塑料,比如說我的奶茶可以繞地球多少圈,或者用明星代言一次性包裝的飲料,這會給消費者一種錯覺認為這是很時尚的事情,反過來助長了消耗量。” 林巖表示。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14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