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九旬老兵跳傘紀念諾曼底登陸75周年:那是年輕人隨時需要赴死的年代

“在那個世界里,像我這樣的年輕人需要隨時準備赴死,為一個更美好的文明付出生命,我們必須抱著必死的信念。但今天,我不必再以這樣的意志跳傘了?!?/p>

2019年6月5日,97歲的美國老兵湯姆·賴斯在法國諾曼底跳傘。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潘金花

6月5日,法國諾曼底上空出現了與75年前相似的一幕——飛機疾馳而過,傘兵從天而降。但與75年前不同的是,迎接他們的不再是“史上最漫長的一天”,而是雷動的掌聲和歡呼的人群。

當天,為紀念75年前的諾曼底兩棲登陸戰役,多國傘兵在法國多地重現了當年的空降場景。在他們之中,幾位已年過九旬的參戰老兵格外引人注目。

這一天,95歲的哈利·里德(Harry Read)與94歲的約翰·赫頓(John "Jock" Hutton)與280名英、法傘兵共同完成了空降。

1944年6月6日凌晨,20歲的無線電報員里德隨英國皇家信號部隊在諾曼底空降搶灘,19歲的赫頓則隨英國第13空降營抵達了知名的佩加索斯橋(Pegasus Bridge)。

兩人與其他8000多名士兵一同組成了盟軍左翼戰力的掩護防線,在先頭部隊奪取了包括佩加索斯橋在內的兩座橋梁后,近7000艘船只和登陸艇將15.6萬兵力和1萬輛戰車運送至英吉利海峽對岸,盟軍突擊部隊隨即占領了猶他、奧馬哈等五處海灘,為數百萬盟軍士兵撕開了前往法國內陸的入口,開辟了歐戰的西線戰場。

哈利·里德(左)與約翰·赫頓。圖片來源:《衛報》

75年后,當年的年輕士兵現已滿頭白發,但他們的英勇仍復當年。在各與一名英國陸軍“紅魔(Red Devils)”空降兵于薩內爾維爾(Sannerville,諾曼底戰役空降點之一)降落前,兩人還不忘向觀眾豎起大拇指。

去年9月,里德也曾跳過一次傘,為他所在的慈善組織“救世軍(Salvation Army)”籌款,當時他就希望能參加諾曼底登陸75周年的跳傘紀念活動。愿望實現后,里德難掩興奮。他說:“我覺得這次跳得特別棒,一切都很讓人享受,感覺很不錯,我的身體和腦子都好著呢。”

赫頓也說,“能重新降落在法國的土地上,真的很棒。”他還開玩笑說,這次跳傘比他想象中要更加刺激——落地剛好磕到一堆石頭,害得他屁股有點酸。

在薩內爾維爾以西的另一處空降點卡朗唐(Carentan),97歲的美國老兵湯姆·賴斯(Tom Rice)也完成了降落。他說,自己已迫不及待地想要“再跳一次”。

1944年的那個午夜在賴斯的腦海里依然記憶猶新。那年22歲的他是美國101空降師的一員,肩負著奪取據點、掩護搶灘的先頭任務,但當時運輸機為躲避敵人的追擊,其時速已遠遠超過安全空降速度,賴斯的手臂一度卡在艙門處,使他偏離了原來的空降點。

落地后,賴斯與附近其他盟軍士兵組成了臨時小隊,守住了卡朗唐。在接下來的幾周,賴斯留在諾曼底繼續參與盟軍的行動,后來,他又隨盟軍空降至荷蘭戰場,并在比利時巴斯托涅和突出部之役中見證了納粹德軍被一步步擊敗。

賴斯說,諾曼底登陸戰最終使他所在的部隊損失了37%的兵力,在他看來,跳傘是自己為犧牲戰友致敬的最佳方式。二戰結束后,賴斯回到美國繼續完成學業,他后來成為了一名教師,同時也在不斷用筆記錄自己的戰爭回憶。

他希望年輕一代可以從這些回憶中獲取勇氣和靈感,找到老兵并與他們對話,和那些曾去過那里、曾經歷過這一切、并將這一切埋藏在腦海里某個角落的人去聊一聊。

而在里德看來,那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在那個世界里,像我這樣的年輕人需要隨時準備赴死,為一個更美好的文明付出生命,”里德說,“因此,我們必須抱著必死的信念。但今天,我不必再以這樣的意志跳傘了。”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9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