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獨家】被懸賞百萬元嫌犯湯曉東:我在境外融資

日前,一則陜西漢陰警方懸賞100萬元追捕犯罪嫌疑人的通告引發輿論關注,這名叫湯曉東的嫌犯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6月6日凌晨,湯曉東回應界面新聞稱,他本人已于2018年9月從廣東出境,目前仍在境外,“等事情處理完了會考慮回國?!?/p>

圖片來源:海洛創意

記者 | 王健

日前,一則陜西漢陰警方懸賞100萬元追捕犯罪嫌疑人的通告引發輿論關注,這名叫湯曉東的男子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2019年6月6日凌晨,界面新聞獨家采訪到該嫌疑人湯曉東。湯曉東回應界面新聞稱,他本人已于2018年9月從廣東出境,“前往美國融資”。目前他仍在境外,“等事情處理完了會考慮回國。”

2019年5月31日,陜西安康市漢陰縣公安局發布懸賞通告稱,犯罪嫌疑人湯曉東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漢陰縣公安局已于2018年10月7日立案偵查。希望廣大群眾積極舉報犯罪嫌疑人湯曉東的線索,如直接協助抓獲犯罪嫌疑人湯曉東并移交漢陰縣公安局所在地,漢陰縣公安局將獎勵人民幣100萬元。

該通告流傳上網后,迅速引發輿論關注。界面新聞檢索漢陰縣政府官網發現,該縣政府辦曾于2019年1月9日回復網上信訪稱,(湯曉東名下)東輝珠寶公司從在漢陰縣開辦門店以來,無任何群眾到公安機關報警反映該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直到2018年10月4日,縣公安局才陸續接到本縣大規模群眾報案,稱漢陰縣城關鎮東輝珠寶玉器店向社會公眾進行非法集資,目前已停止返本付息,請求受案查處。

上述回復表示,縣公安局受理初查后,發現該珠寶店面向社會不特定人群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達100萬元以上。縣公安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條之規定,于10月7日對東輝珠寶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立案偵查。

該回復顯示:“截至目前,縣公安局已相繼抓獲并刑事拘留東輝珠寶非吸款案10名涉案骨干人員,對其中6人執行逮捕,對3人取保候審,對1人監視居住,案件主要嫌疑人湯曉東仍在積極抓捕中。查封東輝珠寶公司涉案人員房產6處,查封位于澗池鎮工業園區的東輝珠寶產業園1處及漢陰轄區東輝珠寶玉器店2個;扣押珠寶玉石半成品4噸,翡翠原石14.67噸,翡翠飾品35箱,玉器等各類物品31包裝箱,大擺件21件,吊墜等小飾品700余件,金銀首飾及珠寶玉石1萬余件,金條7根(共1291g),價值160余萬元玉器一批,紅木家具一組,紅酒4箱,車輛10輛,白酒210件。”

《華商報》2018年10月18日報道稱,東輝珠寶是以簽訂分紅股東協議的方式,向社會大量融資。去年9月份投資人紅利都沒有到賬,遂心生疑慮,部分投資人討要紅利及投資款也未果,隨后投資人也與東輝珠寶公司老板“失聯”,導致事件爆發。據知情人介紹,參與陜西東輝珠寶文化產業園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的投資人,以漢陰縣和漢濱區居多,人數過千人,涉及金額超億元。

2019年6月6日凌晨,界面新聞獨家聯系到湯曉東。他稱自己于2018年9月從廣東出境,目前仍在境外。

“我是安康市漢陰縣人,家庭困難,初中畢業后便去廣東打工。”湯曉東說,他后來與人合伙做寶玉石加工機械設備生意,并逐漸擴大至珠寶加工銷售等領域,業務涉及國內30多個省市及海外20多個國家。

湯曉東稱,從2008年開始,家鄉政府多次對他進行招商引資,也多次去他的企業進行過考察。期間,他也曾多次回家鄉參加外出創業人員座談。

湯曉東說,2014年,他與漢陰縣當地政府協商打造珠寶小鎮。湯曉東說:“我給他們說我出設備技術原料,我來做市場,中間生產加工環節交給家鄉人自己去做。一方面我帶他們搞生產搞加工,另一方面我帶他們開珠寶店,做品牌加盟。”

“我們當時規劃是這樣,首先從銷售入手,在安康市的一區九縣開10個珠寶店;第二就是打造一個珠寶產業園,進而打造一個珠寶小鎮;再次就是在安康地區建立1個珠寶學院,培養相關人才。”他說。

公開資料顯示,2015年2月,湯曉東在漢陰縣注冊了他回鄉創業的第一個珠寶玉器店,做珠寶首飾的銷售生意。此后數年間,他相繼在安康市各地開設了一個珠寶小鎮、3個珠寶批發中心和7個珠寶店。

這其中投資規模最大的為漢陰縣東輝珠寶小鎮。界面新聞檢索安康市政府官網發現,該網站發布的《漢陰2017絲博會暨西洽會上引資47.3億元》一文稱,在2017絲博會暨第21屆西洽會省市簽約儀式上,漢陰縣縣長劉飛霞與廣東東輝珠寶首飾有限公司成功簽約了東輝珠寶小鎮建設項目。東輝珠寶小鎮建設項目總投資6億元,“鼓勵支持當地民眾以資本、勞動力加入”。

湯曉東說,他名下的東輝珠寶玉器有限公司在安康地區系最大的珠寶銷售公司,其店面開設在安康市區,占地600多平米。湯曉東說,到目前這個店已經投資5000余萬元,店面是租來的,投資主要用于購買囤積珠寶玉石原料、產品等,由他在四會市的總公司供貨。

湯曉東稱,該公司原本計劃6年收回投資,但“每年營收只有300多萬元,不是很大,利潤大概有50%左右。”東輝珠寶在安康走銷售先行的路線,期望以此打開市場。但現實并不樂觀。

工商登記信息顯示,該公司注冊資本5000萬元,湯曉東為法定代表人,認繳出資額3500萬元,持股70%,其同時任該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公司另外30%股份由湯承炎持有,其認繳出資額1500萬元。湯曉東向界面新聞介紹,湯承炎是他父親。

湯曉東表示,上述公司實際投資人有40多人,工商信息中只顯示兩名股東,是因為“開始投資股東的流動性比較大,沒有辦法確定下來,就沒有變更工商信息。”

湯曉東在安康成立的多家公司,股權問題均與上述安康東輝珠寶玉器有限公司類似。投資人與湯曉東一方簽訂的都是投資協議,從2017年底開始,湯曉東開始著手變更投資協議為投資股權協議。

但變故出在不久后的2018年6月。漢陰縣打擊和處置非法集資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的整改通知顯示,2018年6月,漢陰縣要求東輝珠寶立即停止一切涉嫌非法的集資和民間借貸活動;停止以“招商加盟”,入股分紅等名義及組建營銷團隊,印發傳單等方式對外宣傳推介和融資活動。

這封整改通知稱,下發整改通知的原因是接到群眾反映,經過有關單位調查,發現東輝珠寶在未依法取得相關部門批準的情況下,以與客戶簽訂投資理財合同為名,承諾在一定期限內返本付息的方式,向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

湯曉東稱,東輝珠寶“社會民眾的投資有漢陰縣9000多萬元、安康市區8000多萬元、紫陽縣500多萬元、石泉縣400多萬元。”但湯曉東沒有向界面新聞出示投資股權協議。

湯曉東認為,他的這種經營模式為股權眾籌,但他并不清楚具體有多少“股東”,“最多的有投資200多萬元的,最少的投資也有10萬元。”

2018年10月7日,漢陰縣公安局對東輝珠寶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立案偵查,并抓獲了部分涉案人員,查封了涉案資產。

湯曉東介紹,從2018年6月接到整改通知到當年10月警方立案,他一共清償了投資人3000多萬元。同年9月,湯曉東從廣東出境,“前往美國融資”。

在接受界面新聞采訪時,湯曉東稱他目前仍在境外融資,但其并未透露融資進展情況。

界面新聞勸其回國投案。湯曉東稱,他目前已知道自己被通緝,“等事情處理完了考慮回國。”

6月6日上午,漢陰縣警方告訴界面新聞,已接到多起群眾線索舉報,對湯曉東身在境外的情況已掌握。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1512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