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深度】稀土新周期來了?

5月15日以來的短短20天,稀土價格指數漲幅已達15.08%。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李章洪

剛剛過去的5月,稀土板塊在資本市場“大熱”。

金力永磁(300748.SZ)曾在12個交易日里收獲了10個漲停。僅一個月的時間,這家處于稀土產業鏈下游、年收入不到13個億的公司股價漲幅高達183.21%,市值增加160億元,堪稱瘋狂。

除了金力永磁,稀土永磁板塊英洛華(000795.SZ)月漲幅91.16%。而在稀土上游板塊中,五礦稀土(000831.SZ)月漲幅47.61%;北方稀土(600111.SH)月漲幅27.85%。此外,更有在香港上市的中國稀土(0769.HK)單日內漲幅一度超過130%,成為市場談資。

稀土產業鏈相關個股大幅上漲背后,是一系列利好襲來。緬甸進口稀土礦受限、習近平總書記考察稀土永磁公司、發改委發聲后連續兩日召開座談會,一系列消息刺激著市場神經。在經歷了低迷的2018年之后,國內稀土價格也不斷向上突破。百川資訊分析師杜帥兵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在供應緊張、需求穩定的情況下,中長期看,國內稀土價格還將繼續上漲。

多重利好之下,中國稀土業或將迎來新的發展周期。

股價上漲始末

5月15日以來,國內稀土價格的一波快速上漲,讓稀土指數整體漲幅已達15.08%。

杜帥兵向界面新聞記者表示,5月14日24點,云南騰沖與緬甸邊境關口封關,禁止所有稀土業務相關商品的進出口貿易。受此影響,氧化鋱和氧化鏑價格大幅上漲。

騰沖封關的消息早在去年底已經傳出。今年年初,A股市場整個稀土板塊伴隨著大盤不斷上漲,短短一月之內,將去年的跌幅“回血”大半。騰沖封關全面落地次日,稀土板塊翻紅。5月16日,稀土板塊上市公司全面漲停。但這輪上漲很快伴隨著大盤在5月17日大幅回調。

5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江西考察了位于贛州市的江西金力永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力永磁),了解企業生產經營和贛州市稀土產業發展情況。當日,金力永磁迅速拉升漲停,稀土板塊跟隨異動。

作為中重稀土冶煉分離龍頭,位于江西贛州的五礦稀土在5月份5次登上龍虎榜。數據顯示,杭州慶春路及上海溧陽路的營業部席位在前期買入額較高,而北向資金及機構席位則在5月下旬接力,單日買入額一度超過6000萬元。

金力永磁在5月以來更是10次登榜。不同于五礦稀土,散戶對金力永磁的參與度似乎更高。龍虎榜數據顯示,有著“散戶大本營”之稱的西藏東方財富證券拉薩團結路第二證券營業部,幾乎每次都會出現在龍虎榜買席前五。

五礦稀土在5月21日發布異常波動公告提示稱,敬請廣大投資者理性投資,注意投資風險。

稀土永磁板塊熱度最高的金力永磁在經歷多日漲停之后,亦發布風險提示公告稱,公司并不擁有稀土礦山資源,也不從事相關稀土分離冶煉業務;公司高性能稀土永磁材料的生產、銷售情況持續穩定,相關報道未對公司經營產生實質影響。

業績成色暫欠佳

稀土是重要戰略資源,包括鑭(La)、鈰(Ce)、鐠(Pr)、釹(Nd)等17種元素,分為輕、中、重稀土元素(或輕、重稀土)。根據發改委有關負責人介紹,稀土元素在冶金、石化、光學、激光、儲氫、顯示面板、磁性材料等現代工業領域均有廣泛應用。

資料圖:稀土氧化物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目前,中國是世界第一稀土生產大國,多年以來在稀土資源開采、冶煉加工等方面積累了較大的成本和技術優勢。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8月,中國稀土專利申請量累積比美國多出2.3萬件。

在國內稀土產業鏈上游,形成了以6家大型國有稀土集團為主導的市場格局。6家稀土集團分別為中國稀有稀土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國稀有稀土)、五礦稀土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五礦稀土集團)、中國北方稀土(集團)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北方稀土)、廈門鎢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廈門鎢業)、廣東省稀土產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廣東稀土集團)、中國南方稀土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南方稀土集團)。它們整合了全國23家稀土礦山中的22家,以及59家冶煉分離企業中的54家。

部分稀土集團在二級市場亦擁有關聯上市公司。中國稀有稀土已于去年6月向證監會遞交IPO招股書,中國鋁業(601600.SH)在中國稀有稀土持股14.62%;五礦稀土集團旗下唯一的上市平臺則為A股上市公司五礦稀土;北方稀土及廈門鎢業(600549.SH)本身即為上市公司;廣東稀土集團旗下的唯一上市平臺為廣晟有色(600259.SH)。

從業務上看,各上市公司在輕、重稀土類型及開采、冶煉分離業務上有所差別。而從業績上看,盈虧不一。

單就稀土相關業務而言,在扣除非經常損益后,上述4家稀土上市公司中的北方稀土和五礦稀土在2018年實現盈利,且業績出現了大幅增長。

資料圖:白云鄂博礦區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因控股股東包鋼集團手握白云鄂博礦的獨家開采權,北方稀土是中國乃至全球最大的輕稀土產品供應商。2018年,北方稀土實現營業收入139.55億元;實現凈利潤5.84億元,同比增長45.46%。

五礦稀土是中國國內最大的南方離子型稀土(中重稀土)分離加工企業之一,主要從事稀土氧化物、稀土金屬、稀土深加工產品經營及貿易。2018年,五礦稀土實現營業收入9.25億元,同比增長29.18%;實現凈利潤1.02億元,同比增長233.59%。而在2019年第一季度,五礦稀土的凈利潤同比下滑了54.56%。

廈門鎢業和廣晟有色的相關業務在2018年均有虧損。

廈門鎢業從事業務較多,稀土業務只是其眾多業務中的一個板塊,其擁有上游稀土采選-冶煉分離-下游稀土深加工產品的完整產業鏈。雖然公司在2018年整體實現了約5億元的凈利潤,但其稀土業務并不賺錢,全年虧損5778萬元。

廣晟有色作為廣東稀土集團下的唯一上市平臺,稀土業務涵蓋礦山開采、冶煉分離、深加工“一條龍”。其旗下的中富遠公司為國內產能最大的離子型稀土冶煉分離企業之一。但廣晟有色的稀土業務徘徊在虧損邊緣,毛利率僅1.73%。在廣晟有色的12家主要參控股公司中,有10家在2018年虧損,其中絕大部分是稀土業務的相關公司。

除六大稀土集團直接關聯的公司外,位于中國稀土產業鏈上游的A股上市公司,還包括了第一大股東為中國地質科學院礦產綜合利用研究所的盛和資源(600392.SH)。盛和資源在2018年的業績亦不理想,全年實現營業收入62.27億元,同比增長19.67%;實現凈利潤2.86億元,同比下滑14.89%。

上述5家稀土上市公司在業績上存在一個普遍的特點:毛利率較低。上述5家上市公司去年共計實現營業收入(含稀土外的其他業務)430.74億元,毛利合計61.26億元,凈利潤合計14.59億元,整體毛利率為14.22%。Wind統計數據顯示,14.22%的毛利率在A股3500余家上市公司中,排名已在2900名開外。

具體來看,上述5家稀土上市公司中,五礦稀土的毛利率最高,但也剛剛超過20%;廣晟有色的毛利率最低,僅為2.16%;其余3家的毛利率均在15%左右。實際上,若刨去其他業務收入的影響,這些稀土上市公司的整體毛利率將會更低。

較低的毛利率使得上述稀土上市公司對稀土市場價格的反應極為敏感。翻閱各家稀土上市公司的歷年年度報告,“稀土市場低迷”是多年來連續出現的關鍵詞之一。

廈門鎢業在談及稀土業務虧損的原因時提到,2018年稀土氧化物和稀土金屬產品市場低迷,價格走低,成本與售價倒掛。盛和資源凈利潤下滑也在于“產品市場價格波動,導致毛利率下滑”。

2018年業績較好的五礦稀土,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凈利潤出現大幅下滑。五礦稀土稱,主要原因系部分產品價格下滑導致銷售毛利下降及計提跌價準備增加。

而在稀土產業鏈的下游板塊,目前最受關注的即是稀土永磁。近期熱度不減的金力永磁及英洛華,毛利率也均在22%左右,且在2018年呈現出了下滑趨勢。

利好下的稀土業未來

稀土綜合價格指數

包頭稀土產品交易所編制的中國稀土綜合價格指數顯示,在經歷2019年一季度的下滑之后,5月8日起,國內稀土價格開始企穩,并于5月15日出現大幅上漲。截至6月5日,不到一月內,該指數已從978.31點一路漲至1125.82點。

中重稀土氧化物報價

南方稀土集團稀土氧化物掛牌價顯示,截至6月3日,氧化釓、氧化鋱、氧化鏑、氧化鈥等中重稀土氧化物的報價,在今年以來的漲幅均在20%以上。其中,氧化鏑報價為每噸200萬元,較年初的每噸121萬元,漲幅達65.29%;氧化鋱報價為每噸380萬元,較年初的每噸295萬元,漲幅已逼近30%。

杜帥兵告訴界面新聞記者,緬甸礦在三個月內難以再度通關,甚至可能持續至年底。這意味著,稀土價格還將繼續上漲。

華鑫證券分析則認為,由于緬甸中重稀土礦供給最保守估計占國內30%左右,短期中重稀土供應大幅下降,而大型企業庫存僅維持在1個月左右,預計中期中重稀土價格將維持強勢,甚至不排除持續大幅上漲的可能。

稀土價格上漲對行業上市公司二季度乃至今年業績將帶來影響。多家券商研報對相關稀土上市公司給出了“強烈推薦”的評級。

廣晟有色、廈門鎢業方面均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稀土價格的上漲將使得公司產品價格相應上升,對公司業績具有正面影響。

而對于緬甸進口礦受限是否會影響公司原料供應,廣晟有色工作人員向界面新聞記者表示,公司的自有礦山能夠供給部分原料,此外公司還存在其他原料供應渠道,影響不大。

五礦稀土工作人員向界面新聞記者表示,緬甸進口稀土礦受限對整個稀土行業都有影響,因為市場上稀土原料的供給在理論上將會減少,但通過近年來建立的原料采購多元化渠道,公司目前能較好地滿足所屬生產企業的生產需求。

“后續的話還要再看,因為市場環境處在動態的變化當中,不好一下子說得太遠。”上述五礦稀土工作人員稱。

也有業內人士向界面新聞記者表示,目前來看,稀土市場的變化和利好主要體現在供給端,今年以來的需求端只是比較穩定,并未發生明顯變化,沒有“爆點”出現,增長會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供給端的稀土價格上漲仍在持續,另一方面,政策層面利好的聲音也在不斷釋放。在5月底就稀土問題發聲之后,國家發展改革委相關司局又于6月4日召開稀土行業專家座談會,分析行業發展現狀,就推動我國稀土產業高質量發展聽取意見建議。

6月5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相關司局又召開稀土行業企業座談會,聽取重點企業對推動稀土產業結構調整、加快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意見建議。

有參會企業建議,要堅決嚴厲打擊非法開采,強化稀土產品出口管控,加大行業經營秩序整頓力度,?;ふ涔笞試?。加強知識產權?;?,嚴禁優勢核心技術外流。加強政、產、學、研、用相結合,支持稀土綠色開采冶煉新技術開發與應用,整合中高端應用產業鏈,加快稀土新材料及高端應用產業發展。

“政策層面的我們也在關注,因為稀土市場已有多年低迷,希望能出臺一些正面的政策來引導,包括規范這個行業和市場。從企業方面來講,我們只能是做好自己的生產經營工作。”廣晟有色方面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17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