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全球數字銀行報告》重磅來襲: 中國互聯網銀行是如何逆襲全世界的?

近日,21世紀經濟研究院聯合微眾銀行共同發布《決戰數字之巔——2019全球數字銀行報告》(下稱“報告”),聚焦近年來全球銀行業年輕但發展迅猛的新型數字銀行發展情況。

文/侯瀟怡

近日,21世紀經濟研究院聯合微眾銀行共同發布《決戰數字之巔——2019全球數字銀行報告》(下稱“報告”),聚焦近年來全球銀行業年輕但發展迅猛的新型數字銀行發展情況。

報告認為,次貸?;?,在全球經濟低速增長、監管標準提高、合規要求趨嚴等多重壓力下,銀行業機構被迫告別了過去的低資本、高增長、高利潤的黃金期,進入了高資本、低錯配、低增長、低盈利的發展新階段。

此外,銀行業的市場競爭格局也變得更加嚴峻。金融科技公司、大型科技企業、互聯網金融平臺等爭相切入到銀行傳統的消費金融、支付、財富管理等業務市場,以更低的服務價格、更便捷友好的服務體驗、更豐富和標準化的產品服務選擇在短短幾年內贏得了大量客戶。加之互聯網技術與智能設備的成熟與普及,用戶入口發生轉變,觸達銀行客戶的主要渠道逐漸從線下的物理網點轉向數字終端與生活場景。

在此背景下,近幾年來,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陸續涌現出新型的數字銀行形式。其盈利、業務模式、科技手段等多方面均對傳統銀行業形成了具有一定顛覆性的創新推動作用。

報告系統對比了美國、歐洲、中國大陸、亞洲其他各地等的數字銀行發展情況,探索數字銀行的最佳發展路徑,旨在為國內銀行從業者提供切實可行的數字銀行建設或銀行數字化轉型建議,并與行業一同探討更加適宜中國數字銀行發展的政策建議。

冉冉升起的數字銀行

目前全球各地有很多關于新型銀行的定義與案例,如數字銀行、虛擬銀行、網絡銀行、互聯網銀行和直銷銀行等,這些概念都與數字銀行緊密相關,但業內尚無權威定義。

報告認為,數字銀行區別于傳統銀行的關鍵在于,無論是否設立分行,其不再依賴于實體分行網絡,而是以數字網絡作為銀行的核心,借助前沿技術為客戶提供在線金融服務,服務趨向定制化和互動化,銀行結構趨向扁平化。

報告認為,縱觀全球數字銀行發展情況,歐美的數字銀行發展雖然起步較早,但更偏向于渠道從線下到線上的革新,對新型科技的運用較為缺乏。形成對比的是,亞太地區尤其是中國大陸(內地)近年來奮起直追,以政策先行,設置專門的牌照資質,積極布局數字銀行。

中國大陸(內地)的數字銀行目前有兩大類市場參與者:一類是傳統銀行建立的直銷銀行,另一類則是以微眾銀行為代表的互聯網銀行,以純互聯網的形式運營。兩者皆選擇以互聯網作為業務開展的渠道,同樣倚重前沿技術滿足監管需求、增加業務的多樣性,為銀行業注入了新鮮的血液。

報告數據顯示,自2013年7月,民生銀行率先成立了直銷銀行部以來,截至2018年底,國內直銷銀行已多達114家。但目前國內的絕大部分直銷銀行更偏向于銀行APP,與理想的直銷銀行模式尚有差距。報告認為,未來直銷銀行可考慮通過開放銀行戰略實現轉型,將場景與金融服務相結合,使其真正成為傳統商業銀行為用戶提供差異化服務的線上渠道。

此外,自2014以來,中國大陸(內地)涌現出數家依托互聯網開展業務的民營銀行,這些互聯網銀行通過對各類前沿金融科技技術的運用,實現了用戶和業務規模的快速增長,在全球的影響力與日俱增。

從整個亞太地區來看,中國香港、中國臺灣、韓國等地區均在近年對純互聯網銀行加大布局。近期頗受市場關注的是,香港金管局自2019年3月起集中批復了八家虛擬銀行,其中有七家有內地互聯網企業或金融公司的參與。報告研究團隊認為,通過香港虛擬銀行的背書,各機構將更有機會將金融版圖擴展至亞太地區,形成區域聯動,進而拿下多個國家的數字銀行牌照。

技術降低成本 擁抱開放銀行

報告提出,戰略層面的頂層設計與技術應用是發展數字銀行的關鍵因素。首先需要找準自身的資源優勢,精準定位用戶客群,明確可持續發展的商業模式。

從具體案例看,由互聯網巨頭騰訊于2014年底發起成立微眾銀行,是國內第一家民營銀行和互聯網銀行。其在微信和QQ生態中推出微粒貸,是一款從申請、開戶到借款、還款,全部可在個人手機上完成的無抵押消費貸款產品。因用戶不受時間和空間限制,操作極為簡單便捷,并依托大量社交數據和流量,創新傳統銀行消費貸產品形態與模式。

微眾銀行通過面向長尾人群的資產業務(小額貸款)切入市場,且大力發展推進金融科技技術的研發,利用大數據及人工智能技術創新風控授信模式,并將金融與生活場景深度結合,為傳統銀行業務難以覆蓋的人群提供了獲得銀行服務的機會,同時打破了以往用戶必須步入銀行網點或是打開銀行APP才可享受銀行服務的模式,真正通過互聯網實現了銀行業務模式的創新。

另一方面,技術是數字銀行創新業務模式、優化成本結構的基礎。

報告具體指出,數字銀行應當重點關注前沿關鍵技術如新一代IT基礎架構、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生物識別等技術,賦能傳統金融產品服務,如借助大數據挖掘與深度強化學習算法,云計算和分布式處理架構構建新一代的金融核心基礎設施,則有助于提升科技轉化能力和經營效率,降低成本。由此,數字銀行才可提供競爭力優于傳統銀行的產品服務,并持之以恒地踐行普惠金融。

對于數字銀行未來的發展方向,報告則認為,全球銀行業已先后進入擁抱開放銀行的時代,數字銀行以互聯網渠道經營的模式恰好是開放銀行最合適的踐行者之一。數字銀行應抓準開放銀行的機遇,從用戶的核心需求出發,將數字化的銀行業務與生活場景相融合,打造開放平臺;通過開源賦能合作伙伴,將自身能力開放創新;搭建分布式聯盟,與生態伙伴跨機構開放協作??牌教?、開放創新、開放協作三者結合,與真正做到讓銀行服務無處不在。

此外,對于數字銀行金融監管,報告也提出市場希望,互聯網銀行在中國是金融科技領域最前沿的踐行者之一,監管者若能優化監管框架,適當給予互聯網銀行一定的支持,將有助于中國的互聯網銀行保持國際領先的先發優勢。

《決戰數字之巔——2019全球數字銀行報告》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0)